回国之后的日子(十一)

上一篇说到索尼败给海康大华的事情。今天正好跟着《中国之星》项目组见了几位投资人,听到了当年某位投资家投了海康480万最后回报1000亿的感人故事。深感世界之大与自己眼界之渺小。

回到2014年秋,就在这些投资人庆祝史诗级的投资胜利而纸碎金迷的时候,我在PSGC等待部门解散拿遣散费,同时考虑着下一步的打算。

索尼的人事每月都会向内部发送一封面向内部的招聘邮件,有来自各个部门的职位。但是因为索尼(中国)总体上是销售公司,一般都是一些市场营销类岗位,而且基本上都是比较初级的岗位。然而这一天我发现了一个全新的公司:SCESH(索尼电脑娱乐(上海)),他们在招技术支持。

招聘上写着这个岗位拟招SV或者AM级别的人。在索尼(中国),最低的级别为G(普通社员)、其次是SV(主管)、然后是AM(助理经理)、M(经理)、再依次是SM(高级经理)、AGM(助理总监)、GM(总监)、SGM(高级总监)、VP(副总裁)、P(总裁)、这样。再往上到集团层面还有SVP(集团高级副总裁)、EVP(集团执行副总裁、董事)、社长、会长(荣誉虚职),这样。2011年入职索尼中国的时候给我评定的职位便是M,所以这个岗位级别是低于我当时的级别的。

但是我很想去SCE工作,因为我热爱游戏。而且我觉得这是一片全新开拓性的业务,与其他成熟的业务不同,会更有挑战性。在这之前,SCE在中国国内其实也有一个代表处,有这么十几个人。虽然有一段时间他们就在CSC旁边办公,但是在公司内没有任何和他们接触的机会,也没有看到任何招聘信息。在我回国后不久,这个团队也很突然地消失了,不知道是搬迁了,还是解散了。

所以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将我的简历投递给了人事。

很快,我收到了面试通知。面试的场地是在新天地的一间视频会议室内,视频面试,面试官都在日本(因为那个时候上海这边的组织还没完全建起来),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

后来知道其实当时他们这个职位已经招了一段时间了,一直没有招到人。原因一个是国内符合他们要求的人很少(有主机开发经验的人很少);另外一个就是他们给的太少、定的职级太低。

我其实也并不完全符合他们的要求。在此之前,我本人并没有从事过主机游戏开发,而且职级高出了他们的预期。但是因为他们许久没有招到人,看我又有SDK开发方面的经验,当然最关键的是我熟悉索尼的工作流程和文化,所以他们基本上也没有怎么给我出难题就OK了。

但是,很快我自己又觉得不确定了。因为在面试过程当中,我了解到索尼电脑娱乐(上海)的定位不过是一家区域性销售公司,在这样的公司里,技术人员的存在是一件很奇葩的事情。就好像一些师范学校当中的幼教班一样,可能全班50个人49个都是女的。技术人员在这样的公司里天花板是很低的。

所以当他们发Offer过来的时候,我思索再三,拒绝了。虽然是我自己敲的门。

然而面试官当中的一位,也就是后来我的老大,一位姓梶原的日本人,他是一个非常Aggressive的人。他得知我拒绝了Offer之后,写信过来询问原因,并要求和我再开一次视频会议,了解我的想法。

而此时的我,虽然已经明确拒绝了Offer,其实内心仍然是留有一丝希望的。我就想既然这样,我就有啥说啥,看你们怎么说。

于是我们进行了第二次视频会议。我和他们坦诚了我的担心。梶原是个很聪明的人,而且他其实最早在索尼是做的人事,所以他很会做思想工作。他和我说虽然我在上海工作,但是会让我直接挂在日本的技术团队下。他本人很快会来上海,但是因为他本人并不是技术出身,所以只会对我进行行政管理,技术管理交给日本的技术团队老大进行。

然后我又和他谈了关于在上海的技术团队的发展问题。是否有计划进一步壮大发展上海的技术团队,以及这个技术团队的作用等。他很擅长这样的话题,说了很多听上去很有魅力的计划和考虑。当然,我相信这也是他当时的真实想法。毕竟他自己也是要离开他的家人,一个人来上海进行团队的建设工作,自然是想做一番事业的。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加上我自己多年的愿望终归是在心底某处不安分,我接受了这个Offer,虽然薪水没有任何变化,而且工龄不继续,后来还在人事的巧妙安排下让我失去了领取PSGC解散金的机会。

那个时候SCE还没有自己的办公室,就在索尼中国的一片公用区域进行办公。从工号上来看我应该是第25个入职的人。

入职之后没有几天,梶原先生便带着我去苏州蜗牛进行国行PS4首发护航大作《九阳神功》的开发技术支持工作。然而那时的我其实连PS4都没有玩过,系统菜单都认不全。梶原先生安慰我说他和我一起去,所以不要担心。他的确是陪我去了,可是到了那里他就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就走了,将我甩在了客户那里过了3天。

当然他走之前给了我一个日本的技术专家的电话。所以那3天我就是靠着自己的通用软件开发经验、现场的见招拆招、以及长达数小时的国际电话的支持,来和可怜的蜗牛一起摸着石头过河。

2014年年底,梶原先生给我安排了到日本东京参加为期3个月的培训,以表示对我的重视和培养。我当然也是很开心,因为我又可以学习到新的东西了。然而当我到了日本东京办公室的时候,发现并没有我想象当中的,如同我2003年入职索尼的时候的那种安排得井井有条的培训。事实上,很大程度上只是换个地方上班而已。当然,之前通过电话支持我的那位在日本上班的专家(其实是台湾人),以及另外一位嫁给了日本人的中国东北姑娘,零零碎碎地给我讲了几次课。

当然,这时的我也不是大学刚毕业的毛头小子。我的所有软件能力,可以说绝大部分都是我自学的。SCE的开发网站上资料非常丰富,而且在日本办公的好处是不会有其他的杂事来干扰我(因为上海的团队找不到我而日本的团队不需要找我,而且也远离家庭琐事),所以这3个月其实我就好比在图书馆一样,能够相对来说很专心地看资料,看不懂还能问身边的专家。

所以从结果上来说,这3个月的培训是卓有成果的。虽然在形式上可能与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