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写代码的日子(十一)

来日本大半年了,大家商量着出去玩玩。有人提议说不如去爬富士山看日出,大家都觉得不错。

2004年7月17日,我们一行近20个人来到了富士山脚下,大家首先兴致勃勃地逛了逛山脚下的商店。山下的气温大约20度的样子。

为了能够看到第二天的日出,我们决定晚上7点钟左右开始从三合目开始爬山。登山的人很多,犹如一条长蛇从山脚曲曲折折往山顶方向蔓延着。

开始还比较顺利。虽然没有如国内那样用花岗岩砌好的登山道,但是坡度还是比较平缓,且天还没有黑。

然而慢慢地,路边的植被越来越少,只剩下黑色裸露的岩石。天也越来越黑。

继续往上,脚底下的岩石越来越松软,逐渐变成煤灰一样的感觉。这种灰很快跑到了鞋子袜子里,磨得脚掌很疼。路越来越陡,宽度也越来越窄。路两边没有任何扶手或者护栏,只有一条绳索。天已经完全黑了,看不到前进的方向。虽然有准备手电筒,但是在那荒芜的环境下,手电筒只能照亮前面人的屁股。

更为糟糕的是,开始起风了,而且很快,狂风大作,连站立都变得困难。为了不被风吹入深谷,每当风起来的时候,大家只能蹲下甚至卧倒趴在路上。等到风势小了,才爬起来继续前进。即便这样,狂风依然卷起地面的砾石,如子弹般打在我的脸上。不一会儿,嘴里便觉得都是沙土。眼睛也睁不太开了。

我们就这样一步一步地坚持着向上爬。快到八合目的时候,开始下雨了。气温也骤降到不到10度。然而我连外套都没带。只穿了一件厚衬衫。

同行的夫妇看我冻得不行了,给了我他们在山下购买的雨披,我将其紧紧地裹在身上。然而,狂风很快就将它吹得满天飞舞,雨水浸透了衣裳。

有几个女孩子以及一部分男生不愿意继续往上爬了。他们找了一个山上小屋进行小憩。每个人几千日元,但是只能在榻榻米上得到一块连躺都无法躺下的空间,而且空气当中弥漫着脚臭味。但是他们太累了,顾不得这些,进去坐了一会儿,打起了牌。

我不会打牌。我也不愿意就这么放弃。于是我和其它几个想要继续的人,与他们告别之后,继续往上。从八合目往上基本就没有什么可以用脚走的路了,基本要手脚并用的爬,甚至要靠前面的人拉,后面的人推。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全凭周边的人的手电筒余光,用头顶着前面人的屁股前进。

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后悔了很多次。甚至觉得,自己可能永远都不可能下山了。但是,显然已经没有退路可走,所以只能一心向上。

风吹着身上的湿衣服,很冷很冷。

渐渐的,天开始明了,虽然太阳还没有露出地平线。风也小了很多,身上的衣服早被吹干。不,与其说是吹干,不如说结冰了。

看了看周围的兄弟们,头发胡子上已经结霜了。

然而,再往队伍前面看去,很多白发苍苍的老人,还有10岁以下的小孩。他们就这么安静地跟着队伍向前爬着。顿时觉得,一定是信仰在支撑着他们。

最终,我们基本上是和太阳一起,登上了山顶。山顶有一家拉面馆,老实说又贵又难吃,但是那天为了暖一下早已冻得没有知觉的身体,排了很长的队。当时已经准备好下山后大病一场,然后其实最后什么都没发生。

年轻的确是资本。

去了一次的感受就是,富士山果然还是远观才有意思。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