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之后的日子(十六)

2016年4月,Unity China在上海组织Unite活动。PlayStation作为赞助商,得到了一个展位,正对着主厅。

我的老板梶原来问我展示什么,我想想VR是个比较新鲜的话题,而且正好《ACE BANANA》是用Unity制作的,也符合活动的性质,就联系了开发商(北京TVR)。索尼提供展台,而且只展示这一款内容。

开发商当然是非常开心。这个开发商是一群来自北大的毕业生创建的初创公司,技术负责人是做影视特效出身。我们第一次去他们公司在北京上地的办公室的时候,办公室都还没有完全弄好,一片工地的样子。那个时候公司里全是男孩子,只有一只母猫作为点缀。

对于这样的公司而言,能够在PlayStation的展台上出展,并且还是独占,自然是无比兴奋的一件事情。他们的负责人买了个很夸张的三防箱子,将PS4和PS VR装在其中,随身提到上海来。有人可能会奇怪为什么SCE当时不提供机器,而让开发商自己带,其实SCE也是准备了设备的,只是开发商一来怕出岔子,多备点儿总是好的;二来因为他们的游戏刚刚实现了联网功能,想要在宾馆里面放一套和现场实现联机,取得更好的效果。

事实上,当他们得知这个机会之后,连夜推进项目进度,塞进了很多新的创意以及功能,比如联网,比如聊天。也正是因为这种赶工和临时的变化,其实项目自身品质稳定性出现摇摆,其实在整个出展过程当中,他们还换了几次版本。

这一方面,当然,可以说是公司的稚嫩,以及相关经验的缺乏。但是另外一方面,也展现了这些人的干劲和热情。事实上,当他们得知现场并没有网络的时候,他们的负责人打开了自己的手机共享热点。仅此一项,应该就花了他不少的钱。

最让我感动的是,虽然我也安排了现场工作的人员,但是他们基本上完全包揽了所有工作,包括机器的设置、调试、演示、讲解、问答撤展等等。公司负责人自己亲自上阵,很多时候中饭都没时间吃,一干就是一天,晚上回宾馆还远程指挥安排新版本,第二天一大早跑来更新。

所以后来在我得知他们的游戏由于种种原因销售不理想的时候,我是挺难过的。于公我希望国产游戏好,于私我希望他们这样努力的公司得到市场的认同。但是世界是现实的,生存是要凭借实力说话,而不是其它。

其实在PlayStation进入中国的前几年,几乎没有什么公司能够从其获得显著的经济利益。因为十几年的禁令,消失的不仅仅是市场,更加是产业自身。除了极个别的海外大厂的国内分支机构,主机游戏开发对于大多数国内游戏开发厂商来说,都是极为陌生的。而PS VR游戏开发在此基础上,更加增加了VR游戏本身的难度。大厂多采取两条腿走路,也就是用赚钱的业务贴补的方法,换取探索的机会,学习积累经验。而对于国内的这些VR初创企业,则没有这样的回旋余地。所以这些厂商所面临的困难,可想而知。

当然有人可能会说,反正也都是投资人的钱。但是应该看到,除了钱,还有创业者投入的巨大精力和个人时间。因为创业而耽误个人生活的,这样的例子很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