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之后的日子(二)

当然对于BD,我是没有任何经验的。
所以其实平日里,我的主要业务依然是作为项目经理管理日常的外包项目开发。只是可能有1/3的时间,会陪同黄总出去探HIT方面的路子。
那个时候的CSC,里面包括3个部。1部主要是做索尼的电视部门包过来的软件开发,特别是国内型号的一些软件调整和定制;2部则是嵌入式方向,主要负责半导体事业部包过来的一些固件和SDK的开发;3部则是QA部门,负责软件测试以及自动化方面的业务。
1部的业务比较稳定。虽然那个时候索尼的电视已经连续亏损近10年,但是公司高层认为电视是非常重要的与用户的接口,所以一直都动用着全公司的资源在抢救。当然,也正是因为亏损,所以更多的开发要放到更便宜的地方。
而2部的部长就是面试我的那个王总,他比较有野心。他之所以认同我,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因为他也不甘愿只做外包开发,而是想要掌握核心竞争力。半导体虽然不是索尼的前端业务,但是是索尼的核心技术力。而CCD/CMOS芯片的驱动、固件和配套SDK的开发,则是国内的空白点。所以王总希望做这样的项目,培养出一批掌握该类技术的人才。
但当时来自半导体的业务并不饱满。所以2部也需要接其他的业务。HIT作为全社的创新业务,王总看中了其今后的可能性,所以让黄总去做。
当然,这里面还有另外一个方面的事情是,这个2部原本是黄总负责的。后来不知什么样的经纬,从外面来了这位王总。王总原来是在创业公司做GIS系统(地理信息系统)的。所以虽然也说不上2人有什么太大的矛盾,但是两人做一块业务也是不怎么舒服,所以王总看着半导体,黄总看着新领域,这样也比较太平。
而我被他们两个人都看上,那么自然就是两边都要做。
芯片固件及SDK开发方面,已经有一支团队在负责了,所以我负责的是更加下游的,使用这个芯片的监控相机事业部门过来的业务。
那个时候海康大华(位于杭州的两家视频监控企业)在国内已经崛起,但是还没怎么出海。但是海外还有三星等,将索尼拉入价格战的泥潭。索尼这家企业本身的体质决定,其在成本上是永远玩不过国内企业和韩国企业的:VAIO和电视机均是血淋淋的前车之鉴。所以监控事业部将希望放在硬件方面通过独占使用一些半导体事业部的最新高端芯片;软件方面搞一些人工智能,人脸车牌识别呀边界检测什么的,来避免掉入低端市场而不得不面临价格竞争。
做人工智能,包括系统和算法两个部分。日本想要负责有更高附加价值的算法部分,所以将系统部分包给了CSC。当然,王总的性格显然并不满足于这个,所以他在接下这个活的同时,自己又去招了一位交大的图像识别方面的博士,想要搞些自己的算法。而我,就负责系统部分的开发管理。
而黄总那边的业务,其实来源于日本另外一个02年过去的师兄。这个师兄原来也是VAIO的,所以我们其实认识。但是这个业务本身,其实日本也都没有想法,只是在瞎打瞎撞的过程当中。现在倒过来想想,估计日本那边的情况也就是听到了一些高层的动向,但是又没有具体的信息,所以下面的人就在瞎揣测,想要抢占先机。而且那个时候VAIO已经每况愈下,所以各路神仙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给自己准备后路呢。
但不管怎么说,我们这边的业务还是实打实地在做的。日本那边的师兄思前想后可能觉得中医会是一个比较有中国特色的点,另外中国很快就会进入和日本一样的老龄社会,所以那些日子我就陪着黄总跑各大医院、各大养老院、社区、街道、中医药大学、等等。这样跑了1年多,最终因为公司实际的方向(收购奥林巴斯)逐渐明朗,这个事情就不了了之了。虽然最终没有做成什么事情,但是这个过程的确对于一个地地道道的码农来说,是很特别的一段日子,所见识到的所学到的,显然是无论写多少代码都不可能掌握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