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写代码的日子(十五)

2005年开始,不断有人离开日本,有的是回国,有的是去美国继续深造。其中,包括我们组里的马姐姐。7月15日,我作为唯一一个小弟,参加了先辈们为她和她的老公(也同样是在索尼)举行的送别会。大家心里都有很多不舍,但是此时每个人心中,又何尝不是在考虑自己将来应该何去何从。

到了2006年,基本上已经走了一大半的人了。和我同届从北京院校来的20几个,基本全部走光了。上海Lady也突然有了一个高富但是不怎么帅的男朋友,然后很快回国结婚了。临走之时,送了我一碗绿豆汤,真诚地说了声:“谢谢你多年的照顾”。

后来,去美国的同学相当一部分成了传说中的硅谷白领,甚至有好几个成功混入谷歌的。而那些每天在公司食堂谈论着国家大事政治人脉的北京帮,回国之后也有不少留校评了副教授,或者进了研究院。而上海的同学如果回国的,则更多是选择了创业。

在一连串的组织变更和部门流转之后,我身边没有了中国人同事。住的地方,也慢慢只剩下我一个人。不过我的个性虽然并不内向,但是也不是那种自己一个人呆不下去的类型。事实上,我很愿意一个人坐在电脑前面敲代码,就如同我现在坐在电脑前码字一样。

但是,我无法忍受那么多年没有做出一款令我满意的产品,特别是有很多想法没有办法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执行的情况。这时候的我想起一句诗句:“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我决定到外面去闯闯。

但是创业,我觉得我是没有那个勇气和能力的。我只想做技术,也只会做技术。我讨厌那些自己不能控制的事情,讨厌为了生存而去和颜悦色地迎合别人。

而美国,我已经去过,虽然并不是很长的时间,但是我觉得我不喜欢那里,因为那里吃的东西实在是太甜了。

于是我为自己找了好几个猎头,与他们交谈。我告诉他们,我想找一家行动力强的,能够快速将想法进行实现的,组织扁平且人员年轻,充满朝气和活力的公司。

我几乎去了日本排行前10的所有猎头公司,与很多人进行了交谈,筛选了上百个推荐职位,最后挑选了ACCESS。

在与课长进行的例行目标设定面谈当中,我选择了开诚布公。我对我的课长吐露了心声,告诉他我准备到外面去看看。我的课长在表示了惋惜的同时,作为个人表示理解我的想法,并且告诉我他有朋友在ACCESS担任高层,会向他直接推荐我。

于是乎,当我去ACCESS进行面试的时候,面试官是公司的第三把手,董事。人看起来非常地年轻,大约40不到的样子。他说他看了我的简历,也得到了我课长的口头推荐。正好ACCESS准备发力Ubiquitous Network(也就是后来物联网的原型),希望我来领导这方面的工作。然后告诉我年薪是750万,这是基于我之前的年薪他能够给我争取到的上限,进入公司之后增长会很快,希望我能够不要太介意。

老实说,这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索尼的加薪是非常缓慢的,差不多每年1、2个百分点的样子。所以那个时候我的年薪,其实和入社的时候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750万差不多加了50%。当然后来我也听说国内跳槽都是以翻倍为目标的,对此我也只能一笑。钱一直都很重要,但是不是我最看重的东西。

2007年3月前后,在拿到Offer之后,我开始四处寻找住房。之前的住房是签署的三方合同,名义上是属于公司的,所以我无法继续住下去。我也曾经尝试联系公司,商量是否可以改为我直接和房东续签合同。公司倒是答应,但房东拒绝。

虽然这时我人还没有离开公司,但是接下来找房子的过程已经足以让我感受到在失去大企业的背书之后,在日本的生活难度完全上了一个新的档次。在约2个月的时间当中,我找了2、3家中介,每个周末几乎都是开门进去关门出来,翻看了他们能够提供的几乎所有房产信息,我估摸着至少也有4、500套,实地走访的也不下几十套,但是没有能够找到。

要么是我看不上,要么就是人家不租给我。

之前也说了,在日本要找15平米以上的卧室,真的不太好找。

5月底,我终于在锦系町的公园旁边,找到了一间。然而,到了6月中,房东方面单方面取消合同,后来中介和我说因为有日本人看上了这个房子,所以房东就借给日本人了。

不是说日本人都遵守顺序的么?插队?

我和新公司约定的报到时间是7月1日。而之前的住房我必须在6月30日之前搬出去。还剩下不到2个星期的时间。

我开始感到慌乱了。我和中介说,这样吧,我愿意多付一点儿钱,请尽快帮我找到。

就这样,最终我选定了位于东京都江东区龟户的一栋公寓。这栋公寓的主人是个医生,诊所就开在一楼,而自己住在6楼。2楼到5楼出租,每个楼层有10来间房子。房间的面积其实基本与我之前住的一样,但是索要我10万月租,并且要额外送他2个月月租作为礼金,还要压2个月月租作为押金,还规定押金不退。

也就是第一个月要支付50万日元(按当时汇率,3.5万RMB)。正好等于我来日本时索尼给我的安家费。

这个时候我深切体会到了资本主义社会当中的医生,真是个好职业。

新的房间

7月1日我准时到ACCESS去报到。前台把我领到一间会议室之后,来了一位中年女性,应该是公司人事,和我签署了正式合同。然后,把我带到了社长办公室,并且反复叮嘱我一定要敲门,进去之后一定要有礼貌。

我按照她的吩咐,小心地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回应之后,推门进去了。

这是一间会议室,隔音效果很好。椭圆形的会议桌,旁边围了一圈高背皮椅子。我琢磨着应该是董事会开会的地方。最里面有两个人,一个坐着,一个站在后面。后来我知道这就是公司的No.1和No.2,创始人。两个人看起来都是40多岁的样子,站着的那个稍微老些。

坐着的那个人翻看着一堆资料,第一页上有我的照片。站着的那个人对我微笑了一下,示意我坐下。

于是我找了离开门口最近的椅子安静地坐下,不敢发出任何声音。过了十来秒种,坐着的那个人抬起了头,朝我笑了笑,说:

“嗯,的确很优秀。”

“这位是荒川亨,社长。我是鎌田,副社长”,站在后面的人说。

“Tim,很高兴能够拜见你们”,我毕恭毕敬地回应道。

“你为什么要离开索尼?”社长问我。

“因为那个组织太大了,我觉得有点透不过气。”

“哦。我们的组织是很扁平的。没有那些麻烦事情。”社长说到。

“将来你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社长继续问我。

“我想成为伟大的人。但是我先得从脚下走起。不过环境也非常重要,我需要一个能够提供给我这种机会的环境。”我回答道。

“我们可以提供。前不久我们刚刚提拔了一名中国人作为我们中国分公司的Top。而且,如果你有这个志向,你也可以成为全社的社长。我们并不管你是不是日本人。”社长说到。

很出乎我的预料。当时差点眼泪就出来了。但是我还是努力压住内心的波动,故作镇静地回答道:“好,我努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