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写代码的日子(十二)

富士山的风雨很大,但很快过去了。VAIO的风雨也许才刚刚开始。

部门长提出了“占领用户的口袋才能够制霸世界”的口号,准备发力小型个人手持设备。

几乎也是在同时,SCE宣布了PSP,一款据说能够将PS2的性能放进用户口袋的跨时代掌上游戏机。

而VAIO迄今为止也推出了U1、U3、U101、TypeU等UMPC(Ultra Mobile PC)。在博得惊叹和眼球到同时,销量一直不怎么好。

所以,我们到底应该搞什么样的产品呢?

在无数个会议之后,企划在白板上画了几个圈。左边是UMPC,右边是移动电话,上面是PSP,中间是个问号。

“我们需要搞一款设备。这款设备能够提供PC所能提供的所有娱乐,但是并不需要用来跑Office,也不能是游戏机。它应该随时随地的提供交流和感动,但是并不是电话。”

这就是企划给出的定义。

在今天回过头去看,就很容易看出这个定义方向是没错,但是排除了两个最重要的应用:电话和游戏机。也就是说,在这个时候,这个项目就已经注定失败。

为什么会这样?这就是日本大企业内的领地制度。游戏机是SCE的地盘,而手机——那是2001年成立的索爱的地盘。所谓的创新,只能是填补空白,但不容许践踏别人的领地。

为什么不跨部门合作?其实也并不是没有尝试过。但是SCE那时还是久多良木的天下,这个人比较专政,当年也惨遭任天堂和索尼电子双重抛弃,最终是得到索尼音乐的橄榄枝才成立的SCE。而且那个时候SCE忙于PSP和PS3,哪有别的精力。

而索爱,这是一家索尼出嫁出去的企业。核心技术和决策权握在爱立信的手上。毕竟那时的爱立信,不是今天的爱立信。

于是乎软件部分的人被分为系统组和应用组,分别进行初步设计和项目规模估算。当然,另外还存在一个庞大的硬件组。

也许是最终估算出的项目规模太大,也许是因为SCE在PS3(CELL)的事情上被IBM坑得太惨,更可能是来自VAIO台式机部队的人的反扑(因为我们的部门长认为台式机不需要了,甚至偏离了wintel路线准备投靠ARM),我们的团队(软件团队)连同我们的项目,以及部门长本人,被从VAIO当中驱逐了出去。之后,VAIO进行了大规模的重组,基本停止了UMPC项目,以A4笔记本和一体机为主要产品线,组建KeyDevice部门,其实很大程度上就是拜Wintel为山头,结合windows版本发布的速度每年推出新型号。春天一次,秋天一次,无非是换个新CPU装个新系统,外观设计稍微变一下。

而我们这边,部门长最先找到了WALKMAN部队。WALKMAN曾经是索尼的制胜法宝,然而此时的WALKMAN已经老态尽显,苟延残喘。

部门长的逻辑很简单,WALKMAN是最早制霸用户口袋的,而且因此取得了成功。我们的部门长试图说服WALKMAN走上互联网时代,但是没有成功。似乎有两个原因:一是这个时候的WALKMAN已经没有什么钱了,而且WALKMAN历史上就没有啥软件部队,也没觉得需要一个。第二个是音乐版权问题,日本变态的版权法以及索尼既有的音乐授权模式使得WALKMAN领导深信音乐是不可能可以放在网络上卖的。

后来看乔布斯的自传(当然,不是他自己写的),貌似在我们之前,他也是在这里碰到了同样到钉子。

不过这个过程没那么快。我们其实是在WALKMAN呆了一小段日子的。部门长从美国请来了QuickTime最早的团队,给了据说一大笔钱(据说每人每年1亿日元),给他们3年时间开发一个叫做FSK(Fast Software Kit?)的东西。这个东西,其实今天说起来,就和Electron差不多。就是把底层功能,特别是流媒体功能都用C++封装好,然后上面用脚本引擎+XML的方式暴露出来,从而应用开发就像写网页一样,通过XML写UI通过Script写逻辑。

部门长说,将来设备上的应用需求必然是十倍百倍的,所以开发速度和效率也必然需要十倍百倍增长。现在看来他又说对了,只是说早了,也说错了地方。

那个时候的嵌入式硬件平台性能是很弱的。因为销量不好,反过来芯片厂家在这一块投入的研发资金也少,发展极为缓慢。所以,在那个时候谈用脚本开发手持设备是不现实的。

而QuickTime那几个人,是在PC上开发的FSK,并且在PC上演示的。

我就是最早获得FSK并在上面尝试开发应用的人之一。那个时候我写的是RSS阅读器。就是可以订阅RSS新闻或者媒体,后来苹果叫Podcast的那个。

应用写完了,但是证明慢得令人发指,是不会有人买这种东西的。

这可能就是WALKMAN部队抛弃我们的原因。

于是乎,部门长带着我们又去找新的东家。这次,cybershot部门收留了我们。

cybershot部队是索尼开发卡片机的那个部队。他们从半导体部门拿到了一款当时很先进的成像芯片,准备开发一款旗舰产品。既然是旗舰,那么就不怕贵,所以可以上好一点的板子。

我们的部门长和他们说,那让我们来帮你们开发照片的编辑工具吧。用户拍完了照片,可以直接在相机上P照片,然后可以直接发网上共享。

cybershot部门觉得这个提案不错,就收留了我们。

比起walkman,cybershot因为一直是有一块触摸屏,有UI,所以他们一直有一支自己的软件部队。这支部队因为是典型的嵌入式部队,所以对资源分配代码规范等非常啰嗦,当然也很有经验。在他们的指导下,我们首先对FSK进行了大幅的优化,也削减了很多他们并不需要的功能。所以,这个开发还算比较顺畅的。

然而,就在项目进入后半段的时候,cybershot部门决定导入一款更好的成像芯片和一个更贵的镜头。从而,整个机型的预估售价翻倍,市场部认为根本卖不出去,要求砍价,cybershot左思右想决定砍软件,也就是我们。

于是乎,我们又被赶了出来。

但是很快,事情又出现了一点变化。我买的那个clie,设计它的索尼的PDA部门,决定关门了。原因是最大的市场——美国,已经出现了类似黑莓这样的设备。那么这些人怎么安置呢?

同是天涯沦落人,可能在某个地方发生了很多我不知道的故事之后,我们在一起了,并且回到了VAIO。

但是这个回到VAIO只是名义上的。VAIO并没有将我们当做自己人,而是将我们摆在了一边,让我们自生自灭。

这个时候,日历已经翻到了2005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