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写代码的日子(十七)

虽然一开始有诸多的不适应,但是我很快便调整过来了。ACCESS的确是一家执行力超强的公司。在ACCESS一天做掉的事情,在索尼也许至少需要做一个礼拜。

我并没有立即插手SDK的开发工作。

我仔细阅读了DLNA的英文规格书,然后将其中的技术要求整理成为Excel表格。在一次课例会上,我给大家展示了这个表格,让大家了解我们要做的产品的整体俯瞰图。这解决了两个问题:

  1. 部分开发人员英文不过关,或者对英文心存恐惧,从而不理解规格
  2. 埋头在代码的实现细节当中,而忽视了整体结构

当时DLNA规格正好从1.0升级到1.5,团队的任务是要完成这个升级。但是还没有搞清楚要干啥。通过对规格的梳理,团队明确了工作的内容和方向。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重新审视了原来代码的结构,大幅调整了一些阻碍代码持续升级的设计。压缩了不必要的对象抽象和状态管理。

最后我们通过DLNA合规测试,取得认证。

就这样在短短的一年当中,我们基本完成了SDK的产品化。该产品被正式命名为“NetFront Living Connect”,简称NFLC。

图标

产品对外宣布之后,各种商谈也接踵而至。当然,那个时候ACCESS的主流产品依然是NetFront浏览器,所以在开始的时候很多项目都是以附送的方式进行导入的。比如有线电视机顶盒、手机。后来也出现了一些单独的项目,比如NTT的家庭网关、NAS等。

这里让我们稍微把时间倒退回去一点儿。2005年,ACCESS以358亿日元全现金的方式收购了美国的Palm Source,一家专职开发PDA系统及软件的公司。而稍微再往前一点儿的话,这个Palm Source收购了一家中国的公司——南京移软。所以就这样,ACCESS有了一家位于南京的分部。而前面社长所讲的提拔的中国人,就是去做了这个分部的Top(此外,北京也开了一间Office)

而ACCESS北京的这个Office所在的位于望京的楼,曾被房东违规卖给了两家公司。一家是ACCESS,一家是索爱。于是索爱把ACCESS告上了法庭。

这件事情最后好像是以ACCESS搬迁而告终了。

不久,从南京来了一批中国工程师到东京来进行OJT(在职培训)。其中有一位姓张的小伙子,分在了我们组。小伙子学历不高,话不多,但是活很好。

由于我刚刚和房屋中介打过交道,所以我就自告奋勇地带他们去找房子。

但是他们是属于南京公司派来学习的,所以待遇就比较差了。基本上就是在原来的工资基础上加上一点儿补贴。

小伙子给我说,他最多只能找一个月租5万的房子。

公司是在东京都文京区的水道桥。那是一个非常中心的地方。东京大学就在那附近。显然他们租不起这里的房子,所以我就带着他们往千叶县方向跑,因为那里我比较熟悉。

我首先带他们去了我住过的市川。但是5万日元的话,只有距离车站20分钟以上的地方有。房子是木造的,没有管道煤气(用煤气瓶),热水器也是放在浴缸上,占掉浴缸1/3面积的奇怪装置。空调不是分立式的,而是窗式。

小伙子觉得不想麻烦我太多,说“行”。我把他拉走了。

我们就沿着快车线路一站一站地找下去,最终在一个叫下总中山的地方找到一栋轻量铁骨的房子。房间在最顶层,有一个斜屋顶,也就是有一部分面积人是无法直立的。

“就这里吧,实在是不想麻烦你了”。小伙子说。

我觉得虽然房间看起来寒颤点儿,但是交通还算方便。年轻人,回家也就是睡个觉。所以也觉得安心了。

其它几个人则往更远的地方去了。那里房间看起来好些。

就这样,一下子这家“本地企业”显得国际化了。水道桥的办公室没有食堂,我们中午就一起出去吃。期间不断有新的中国人过来,队伍也越来越长,越来越热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