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写代码的日子(四)

吃完饭回到宿舍,那时候没有智能手机,笔记本2万多RMB一台。所以当晚应该是没有和家里通话,但是好像又报了平安,也许是投币电话吧,不太记得了。直接从壁橱拿出褥子被子,自己套上套子,铺在榻榻米上就睡了。

可能是累了,晚上睡得很好。但是起来有点出鼻血,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第一天的安排每个部门不同。我们VAIO的7个小本是上午先去昨天那个楼里见语言培训老师,然后下午各自到单位报到。按理应该穿西装,但是发现西装被打包到了海运的行李里。所以只好穿着牛仔裤衬衣硬着头皮去报道。同行的其它小伙伴都是西装,包括上海Lady,西装短裙,挺好看。

培训老师是一个带金丝眼镜的老太婆,头上收拾得清清楚楚,头发拢得干干净净,衣着得体,看上去就是受过很好教育的那种。她笑眯眯地给大家做了个简单测试,摸了一下大家的底。她对我的评价是可以像日本人那样直接用日语思考,因此说话比较自然迅速,但是基础还不太牢。

中午再次吃完盒饭之后,去工作单位报到。那时的VAIO在品川站西边御殿山Hills所谓的2号馆,也就是索尼最老的一栋楼里。54年还是56年造的。因为日本地震频繁,所以这么老的楼做了很多加固措施。所谓的加固措施就是在房子的外墙和过道里安装很多2、30厘米宽的角铁,形成三角形架子。这些铁架子就这么暴露在外面,所以整个楼其实看起来如同停车库的铁架子那样,很难看。而且里面的空间也很狭小封闭,窗户不多,很像防空洞。

我们VAIO的7个小本加上2号馆旁边研修会馆里面上班的几个研究生首先被集中在一间会议室里进行入职前人事的最后说明。过一会儿门口就来了很多30后半40前半的女性。后来知道这些是各个部门的庶务,也就是国内公司所谓的行政人员。日本女性的就业率是呈M字形,在20多岁一个高峰,40前后另一个高峰。中间就是育儿休职的时间。休职期间有一定的收入,但是复出时基本大部分已经跟不上原来职位的需要,所以只能做庶务。这些当然都是后来慢慢了解到的。

当时很快眼光就停留在一个看起来比较年轻的女性身上。倒不是说有多么好看(虽然在在场的几个庶务里面是属于比较好看的),主要是她的举止看起来特别优雅的样子。说话很小声且面带微笑,手指并拢指尖向上挡住嘴,然后微微点头哈腰。感觉很有修养的样子。反正当时我就觉得这肯定就是传说当中的女校毕业生。

人事说明完成之后,门口的庶务就进来领人了,感觉就好像等在幼儿园门口的家长进来接孩子一样。这时我发现刚才一直在看的那个姐姐径直向我走了过来,原来她就是我所在部门的庶务。难怪我看她顺眼,哈哈😄

我跟着她到了自己所在的部门,看到了面试我的部长。然后部长带我去见了课长,课长又带我去见了系长(就是组长),组长叫来了一个30多岁看起来挺老实的日本人,跟我说这是你的Tutor(就是带新人的师傅)。

寒暄之后,知道Tutor姓福田。但是日本叫福田的人也不少,所以就把他的名字“岳士”当中的第一个音节拿出来和姓拼在一起。本来福田的日文发音是fukuta,现在变成了fukutake,这样就好区分了。

然后,组里面已经有了两个中国人,就是01/02过去的。一个姓沈,一个姓马。姓沈的是男的,姓马的是女的。因为“沈”在日文当中的发音与“陈”相同,所以课长就问我有没有nickname。我说那就取个简单的,叫Tim好了。于是乎在社内这个名字就一直用到现在。

Tutor和我说,傍晚在顶楼食堂安排了一个欢迎会,整个VAIO的人参加,来看我们这7个新人。届时每个人要说几句话,所以他就和我练习了一下,帮我修正了一些语法和习惯表达。

很快到了傍晚,大概7点左右吧,我再次跟着庶务,到了顶楼食堂。食堂里乌压压坐满了好几百号人(也许更多?),然后我们7个人上台列成一排,每个人说几句话,基本就是叫啥名字,在啥部门,4649(yoroshiku,请多多关照)。我可能说得稍微多些。比如什么很高兴能和你们这些才华横溢的工程师一起工作,学习先进技术之类的。

接下来是每个人的Tutor代表公司赠送一台VAIO给我们当做见面礼。这个机器貌似是送给我们的,但其实也就是我们后面日常工作使用的“生活机”。VAIO里面的传统是每个人至少有两台机器,一般一台笔记本一台台式机。笔记本主要用来跑outlook、office,也就是日常工作当中的收发邮件、写文档写会议纪要,以及访问公司内的各种IT系统,比如考勤系统、薪资系统、报销系统等使用。这台机器被称为“生活机”。日语原文是叫“生活Machine”。而台式机一般作为开发机,即“开发Machine”。

所以,后来我离开VAIO的时候,是把这台机器归还給公司的。虽然貌似是送给我了的。

还记得我前面说的没带西装的事情了么?台上7个人,就我穿着牛仔裤衬衣。当时感觉有点囧,没想到下台之后Tutor和我说就我最理解VAIO的文化,穿得休闲。我开始还以为他是给我解围,后来发现的确其它人都穿得比较随意。于是乎对于这家公司又多了几分好感。

当然,后来我甚至穿着大裤衩光着脚在办公室里跑来跑去,被课长拦下来友好地提醒了一下。所以也并不是没有规矩的。只不过,每天在品川站上下班黑色的人群洪流当中,如果你看到一些穿着像学生背着双肩包但是年龄显然不是学生的人,那么很大概率是索尼的人。这足以说明这家公司在日本的“outstanding”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