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写代码的日子(八)

公司定于2004年5月4日,在日本东京台场,拉开VAIO第二章的帷幕。

我们组预计那个时候还无法完成那两个嵌入式录像系统与PC系统的集成。但是企划坚持要展出这个功能,因为它是这台机器最大的亮点。企划将它命名为“time machine”功能。这个词来源于机器猫里面那个时光机器。

经过几天的会议,最终商定演示我开发的那个节目单界面,点击可以播放。至于视频,想办法用别的方法预先录制到硬盘上。

组长想的办法是,找7台旧型号的VAIO分别进行录制,再把数据合起来。

然而实际操作碰到了问题。那就是节目的分割问题。旧型号的录制功能有两种:手动按开始取消,或者预先设置开始结束时间。

因为企划想要演示7×24小时庞大的节目内容量,而且要按节目表分割,显然无论是手动还是事先设置时间,都很费事。

我和组长说,给我一天时间我试试,也许可以自动化。

因为有前面的事情,组长对我的信任显然增加了不少。所以他也没有仔细询问我准备怎么做,只是问我需要他怎么配合。

我说我们得先搞8台机器来。7台录像,一台控制。

于是乎组长发动全组的人去搜罗机器了。毕竟是VAIO的老巢,很快收集到了。各课课长推着台车亲自给我送机器,我对这企业印象分又增加了。

然后我说我们得先保证这些机器的同步。我在第8台架设一个NTP服务器,你们将其它7台参照的时间服务器设置到这台上面来。

大家很快做好了。然后我说好了,接下来我来。我原本准备写一个APP,负责点击那个录像软件的开始和结束,然后从第8台机器上通过网络来给这个APP发点击命令。但是后来我直接解析了那个录像软件保存预约的文件格式。

从而这个问题就变为了从网上的节目预告单,将数据爬出来,然后转化成那个录像软件的本地预约格式,并且发送给那个录像软件。

就这样,我们收集到了足够多的录像。

组长看着通过网络一起协同工作着的8台机器,感慨万千。因为这是一个断层,一个单机时代向网络时代过渡的时期。

今天看来,有点好笑,不是么。

5月3日夜,大家紧张地进行着最终的确认。照片当中的就是我当时的组长。右侧是那台旗舰机器,屏幕上则是我开发的界面。

组长照顾我,没让我通宵。但是要我手机打开,随时准备去现场支援。事实上,他们还准备了plan B,就是取消实际的演示,毕竟毛头小子做的东西有点可怕( ̄へ ̄)

5月4日,在台场media gate,新品发布会如期举行了。

我们的机器在这里,我的UI很惹眼

也许企划觉得黑色的主题就应该由黑人发表

成功引起了媒体的关注

其实我们还有别的好东西,同期别的中国人参与制作的Type U

pocket

对,这些都是电脑。04年我们已经可以做得那么小了。。。

拍照水平比较烂,见谅。。。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