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写代码的日子(二)

拿到offer之后的日子平淡无奇,时不时去开个会安排一下接下来的手续。由于大多数入职者都不会日语,因此在暑假安排了日语的培训,就如同我前面提到的第一届师兄师姐那样。只不过我们这次的地点变成了上海张江科技部下属的一个招待所。后来听说好像是学校在得知日本的物价之后,大大提高了代培的费用导致。

给我们上课的日语老师来自熊本县,一个矮矮胖胖的日本女老师,好像是联合国还是日本非盈利机构支教过来的,也就是应该很便宜。宿舍是两人一间,同屋的大哥姓严,没啥学日语的天赋和兴趣,整天用他的IBM ThinkPad远程登陆他托管在电信的一台服务器编译linux内核。那个时候没有什么云服务,服务器在我心里是无比高档的存在。也不懂linux,感觉编译内核的人好高端。

培训只有3个月不到的时间,封闭式,只有周末可以回家。课程很满,但是我是基础最好的一个,所以很轻松。北京招的20几个人后来也过来一起培训了一段时间。50来号人里面,只有两个女生。

按照当时政府的要求,因为缺少这样的案例,没有相关的管理方法,需要我们在国内挂靠一个单位,否则就变成失踪人口(后来知道比我们早的01、02届就是当了1-2年失踪人口)。所以培训期间就挂靠在索尼(中国)之下,月薪800,因为这是当时缴纳四金的最低限。有几个人也不知道什么缘由,想起来去银行申请信用卡,结果批倒是批下来了,额度貌似只有100元,也是很搞笑。

熊本的老师课上得如何已经不太记得了,就记得她说她家在大海边,经常涨潮就被大海给吞掉。我们觉得好可怜,说了些安慰她的话。没想到她说这样很好,因为每次被冲掉就可以拿到政府的补偿款,好几百万日元。所以每次冲掉之后他们就搭一个便宜的,等它再被冲掉。。。我那时觉得这人怎么那么坏,现在想想估计也就是穷,否则怎么会来中国支教。

还有就是她告诉我们到了日本绝不要给NHK开门。后来证明这个提醒真是太重要了。同行的一个小伙子(也就是办信用卡的那位)估计上课没认真听,到了日本不仅给别人开了门,还给了别人银行账号。于是乎每月被准时扣除视听费,而且无法取消。

最后出发的时间是10月15日。课程应该是9月底就结束了,留出2个星期给大家准备行李。上海的同学都准备了很多很多行李,因为听人事说会给每个人分配一个10吨的集装箱,就是万吨轮上那种。老实说,把我们全家的家具放进去都装不满。(平日大家搬家的那个箱子一般就是1~2吨)

这些日子妈妈有些伤心,因为儿子要离开她生活了,而且去那么远的地方。但是妈妈又不愿意给儿子阻力,所以只是偷偷地流泪。泪水之后,将所有的思念转化为了行囊。妈妈专门去家具店定做了一套家具,包括床,床头柜,大立柜,书桌等。后来知道,所有人里面只有我有实木家具,其他人最多也是宜家。

这些家具最后拆开打包成了十几个包,加上其它物件大概一共25个包裹。上海Lady有30多个,好像大部分是鞋子。我是第二名。

好玩的是北京的同事们好像得到了人事错误的说明,不知道可以带家具。所以大部分人都只是一两个拉杆箱到了日本,然后看到上海同事堆积如山的行李彻底傻眼。不过大多数来自北京的人从心底也没打算久呆,一来是北京的官气太重,所有人都想混体制;二来是北京的普遍学历较高,因此有不同的视野。后来的情况也印证了这一点。不到3年,北京来的基本都回国了。那个陈姓博士,1年多便回去,好像是做了教授,成了第一个回国的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