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写代码的日子(三)

0月15日很快就到了。因为不想看到有人哭,我没有让任何人送我。

北京的20多人因为回去准备行李,是从北京坐CA的航班。上海则是MU的。时间上被安排的基本上差不多时刻到东京成田,北京的大概早30分钟的样子。

然而在国内机场,还是有不少离别哀愁上演:不是我的,而是那些研究生和他们的女朋友。这时我心里一种莫名的优越感升起,因为我没女朋友。∠( ᐛ 」∠)_

两个女生当中有一位是有男朋友的,并且因为种种原因,在这两天匆匆领了证。后来证明这似乎是正确的,因为其它的,基本好像都黄了。当然,这也可能是女生和男生的区别,因为其它的都是男生。

其实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坐飞机。但是我努力装作很老道的样子。飞机上好像没有任何特别的事情,3个小时的航程也很快结束了。

到了成田机场第一个感觉是飞机飞回上海了?因为机场里的感觉太相似了。而且日文里有很多汉字,就更相像了。

完成各种手续,提取行李之后,出了机场,看到了等待在门口先到的北京来的同学们。他们好像等得有点不耐烦了,各个脸色都不太好看。

这时,地面好像摇晃了一下。刚在想是否是晕机的时候,地面又摇了一下,而且很明显。没错,是地震。日本的地震果然频繁,刚下飞机就来给我们打招呼了。

不过也不知道是大家比较疲惫了还是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好像并没有人惊慌。大家有序登上开过来的大巴车,前往未知的土地和生活。

大巴车开了大约1个多小时,把我们所有人拉到了一个椭圆形的建筑物当中。这楼到底是哪栋楼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好像是索尼位于大琦的那个楼,也就是前几年卖掉的那个。

在这个会议室里面准备了一些盒饭,也就是日本所谓的便当。这饭今天看来应该还是可以的,但是当时还没有习惯吃冷饭,所以感觉不是特别好。特别是北方的同学,好像很不高兴。

吃完饭来了个人事部的领导,和我们说明因为国内最新政策的变化,所以要停止我们在国内的挂靠,也就是停止缴纳4金,并要求我们签一份同意书。北京的同学毕竟见多识广,政治觉悟高,刚才又没吃爽,于是闹将起来了。质问为什么不在国内说,而是拉到这里来说,这不是胁迫么?于是拒绝签字。上海的小本科年纪小,觉得停了就停了吧,所以开始也附和了一下,后来看公司态度坚决,也就签了。于是乎又被北京的同学投射了一次憎恶的目光。

后来好像又闹了好几天,最后解决了。细节不是很清楚,反正就知道那时候北京的同学们还商量着去大使馆告状。

接下来就是办理宿舍的入住了。宿舍在新川崎,一个其实比较靠近横滨的地方。大家上班的地方其实不是很一样,上海的几个小本本主要是VAIO招的,在品川上班。路其实不是很近,但是有快车直达。

宿舍其实是索尼的单身宿舍,本来供30岁以下未婚人士申请居住的。格局是3DK,也就是三室一餐厅一厨房的格局。我们人比较多,没有那么多房间,所以3个人住一套。整个楼是L字形的,因此三个房间要么是2间朝南一间朝北,要么就是一间朝西两间朝东。而且朝北朝西那间比较小。

公司大概是担心大家不愿意住小间,就要求党员出列住小间。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也是可以域外适用的。

女孩子只有两个,她们就比较舒服了。而且是5楼顶头的房间,采光很好。我住在一楼,朝西,而且窗外就是楼梯,因此房间基本上是不见阳光的。

而且,我们托运的行李是走的海运,因此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到达。所以此时的我们都是只有随身行李。不过,房间是榻榻米的和式,入住了才发现其实这种房间压根不需要家具。

不过小房间也有好处,就是房租便宜。一个月1万还是1万2,包括1次被罩和床单的更换洗涤费用。大的贵2千。女生的房间甚至还有烘干机。有公共的洗衣房,投币的那种。

虽然是成年人的宿舍,但是男生楼层和女生楼层是隔开的,楼梯上有门,晚上会上锁。门房间24小时有人看守。看门的老大爷每天都不厌其烦地教我们日本的礼貌,要是出门不打招呼他会追出来把你抓回去。。。

分好房简单刷洗了一下就到了晚饭的时间了。公司并没有给我们安排晚饭。于是一群人商量着怎么办。因为那时只有我日语还可以,所以结果就是几十个人跟着我去吃吉野家,因为那是最近的一家饮食店。然而那家店很小,一次最多也就能坐10来个,于是乎大家排队轮换着吃。。。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