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离校2年之际

离开母校已经2年多了,心中或多或少还是有些留恋的。虽然自己也说不清自己的大学生活到底有什么特别值得怀念的地方,可是毕竟我将自己的青春挥洒在了那些日子里。
 
前几天曾转发过一篇关于中国经济的文章,文中有关于中国政府用钱砸产业的论述。其实我国的教育业也何尝不是如此。在我就读交大的期间,学校就陆续从中央和地方得到十数亿人民币的拨款,用来提高办学质量。离校一年后,突然得到友人发来的校园写真,方寸之间所展现的那个陪伴了我四年的校园,居然能够变得如此的陌生。
 
又记得曾经读到过一篇全国大学的排名,整体交大并不靠前,却有一项指标遥遥领先:科研经费。记得自己本科在读的时候,系里几乎所有的老师都在打工,学校中大部分教师创业的热情远远超出了对于教学的热爱。
 
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再加上如今就业的空前困难,听说现在在读的学弟学妹们打工的时间比上课的时间多。其实在社会大学学习也挺好,这也未必一定是一件坏事吧?
 
在索尼工作的所有中国员工中,交大的校友并不占少数,而且大多数都是本科生。与此相对的,来自北京各大高校的却是以研究生为主。
 
前几个月在美国加州工作的时候,美国方面组里的一位香港人就说:你和我们这里以前的另外一位中国人完全不一样,感觉特别国际化。我马上问他:那一位中国人是什么学校的?对方回答:清华。我又问:是研究生么?香港人说:是的。我于是答他:这个太正常了。我只是一个本科生,而且来自于交大。
 
中国的政治家中,清华的校友数不胜数;中国的企业家中,交大的校友比比皆是。
 
清华所在的北京,是中国的政治中心;交大所在的上海,是中国的经济中心。
 
清华毕业的学生,最想去的是政府机关,各大科研机构;交大毕业的学生,最想去的是世界100强。
 
这两所大学,似乎就是其所在的城市的缩影。其实也是中国发达地区的一个缩影。

写在离校2年之际》有2个想法

  1. 隔了数日再看自己写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由回想起我高中语文老师给我的一个评语:“典型的发散型跳跃思维,段落与段落之间跨度过大。”哎,果然是理科人才呀,呵呵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